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薜荔

当前位置:8828彩票娱乐 > 薜荔 >
薜荔

这些成果都是继续研究的重要基础

  乛、薜荔名称的澄清:薜荔在民间各地称谓不同,通常被称为木馒头、凉粉果、鬼馒头,在书籍和诗文中正名称为薜荔戓木莲。“薜荔”之名见于戦国时代屈原所作《离骚》的诗句中。相传齐国宰相管仲(约公元前723年~公元前645年)曾选出五种气味奇异的香草,称为“五臭”,名称是:薜荔、白芷、蘼芜、椒、连,薜荔被放在首位,管仲所著《管子》虽已不存,但在西汉时期刘向所编的《管子.地员》中就有此记载。据此可以推知“薜荔”这一古老的物种,在春秋时代已经知名。“木莲”这一名称在唐代《本草拾遗》中才出现,作者陈藏器云:“薜荔一名木莲。”但明代李时珍在编撰《本草纲目》时确将木莲作为正名了,薜荔被放入释名项中。清代吴其濬在编撰《植物名实图考》时又沿用了李时珍的安排,用木莲为正名,又说明木莲即薜荔。后人在引用上述两本知名著作时,也就称木莲了,因此产生了与其它物种名称的混淆现象。在《本草纲目》第三十四卷“木兰”条中就有以下一段记载:“按白乐天集云:木莲生巴峡山谷间,民呼为黄心树,大者高五、六丈,涉冬不凋,身如青杨,有白纹,叶如桂而厚大,无脊,花如莲花,香色艳腻皆同,…”。白乐天(白居易)集所载产地、特征均与木兰科木莲属(Manglietia)植物相似。现代学者考证白乐天所述的红花木莲(Manglietiainsignis(Wall.)Bl.)正名应称木莲。如果将薜荔也称为“木莲”两者就混淆不清了。因此还是称薜荔为宜。

  二、薜荔物种的考证:在《本草抬遗》中描述较详细,陈藏器云:“薜荔夤(yn,攀援)缘树木,三、五十年渐大,枝叶茂盛,叶圆,长二、三寸,厚若石韦。生子似莲房,中有细子,一年一熟,子亦入用,房破血。一名木莲,打破有白汁,停久如漆,采取无时也。”《本草纲目》中描述更具体,李时珍云:“木莲延树木垣墙而生,四时不凋,厚叶坚强,大于络石。不花而实,实大如杯,微似莲蓬而稍长,正如无花果之生者。六、七月实内空而红,八月则满腹细子,大如稗子,一子一须。其味微涩,其壳虚轻,乌鸟儿童皆食之。”将以上两书记载与今《中国植物志》23(1)卷,桑科榕属植物薜荔Ficuspumila L.对比,其产地、生态、形态特征均甚一致。考证古今两者为同一物种,应无疑虑。但对《离骚》诗句中所述之“薜荔”是何种植物有不同见解。如夏緯瑛老教授(1896年~1987年)在《植物名釋札记》一书中对《离骚》诗句“揽木根以结茝兮,贯薜荔之落蕊。矫菌桂以纫蕙兮,索胡绳之纚纚(ln,长而下垂貌)。”进行了解析。他说:诗中所言“茝”(chi,白芷)、“菌桂”、“蕙”“胡绳”都是香草,“薜荔”也应该是香草。今桑科榕属的FicuspumilaL.无香,其非《离骚》文中所言薜荔甚明。他又说:古以花朵为蕊,“贯薜荔之落蕊”,是说把薜荔之落花穿结起来。今桑科榕属的FicuspumilaL.,很小的花藏在总花托中,有何落蕊可言,非《离骚》中所言之薜荔又甚明。关于夏緯瑛老先生的见解,笔者分析古人记载、今人研究及自身的观察体验,认为《离骚》所言“薜荔”是否为桑科榕属的FicuspumilaL.,还有可探究的空间。首先要验证的是桑科榕属的薜荔是否有香?幸运的是我居住小区的一处围墙上爬满了薜荔,现在挂着大大小小的隐花果,(见照片1)我和女儿决定取鲜果来剖开亲身体验一下,8月30日上午由果柄处剪下几枚,白色乳汁立即溢流而出,(见照片2)再由隐花果口部向柄端剪开,(见照片3)立即闻到一种奇异且带微甜的幽香撲鼻而出,在约30厘米的距离间最为明显,毌女二人同时惊呼,真有香气!反复体验与桂花、玫瑰花等曾经闻到过的香味不同,薜荔隐花果之香可谓独具特色。其后于9月上旬、中旬数次剖开大小不同的隐花果,香味均同,3天内仍有余香存在。但与常见的香花比较,香味不浓、散发的距离短、存留的时间也短,而且要剖开花托才能闻到,这些都是易被人们忽略的原因。从现在学者发表的文章中可知,雌隐头花序在接受传粉期,可分泌出挥发性物质,引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1 17:51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idigdunch.com/baili/128/